余展

【韩周】点梗一。霸道老韩巧取豪夺俊俏小周。(一)

韩文清用手指敲打着实木心的桌面,“笃,笃,笃……”,脸色十分难看。

他高高地坐在厅堂上,不说话,没人敢开口。

就在下面的人快要忍不住了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自头顶传入耳朵。

“说吧,怎么回事?”

回复这个声音的却是长达五秒钟的沉默。

“不说?很好,都下去领个五十板子吧。”

一瞬间,几乎是所有人都抖了三抖。

这时,一直站在韩文清旁边打算保持安静的张新杰实在是看不下去这群愚蠢的人了,替他们开脱道:“他们带回来个人。”

闻言,本来低头好好跪着的张佳乐猛地抬头,一脸难以置信。

韩文清则是皱眉,停下对桌子的不友好,单手撑头,像是在思考该怎么加大对这群皮上天的人的惩罚力度。

一秒,两秒,三秒……

屋里的空气快要实体化了,仿若是铁块儿压在人身上,重逾千斤。

直到韩文清颇为不耐烦地冲他们摆了下手:“你们先下去吧。”

得到这句话的张佳乐等一众人等,如临大赦,飞快的往外面跑,比兔子窜的都快。

韩文清看了眼张新杰,张新杰遂点点头,退了出去。而他则独自一人去了关着他们带回来的人的屋子。

再看外面。

张佳乐出去后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门外扒着门缝朝里瞧。

于是乎,在张新杰开门的时候,差了么一丁点就撞上去。

张佳乐急忙扶住门框,稳住身子,摸了摸鼻尖,讪笑道:“我就是看看,没别的,真的。”

张新杰知道他在想什么,淡淡瞥了他一眼,开口道:“怎么?不能说?”

张佳乐一听这话瞬间就不尴尬了,悄咪咪朝四周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这哪儿能说!队长要是知道我带回来的是谁,我就死定了”

他停下来朝屋里看了一眼,只是张新杰站在那儿,什么都看不到。收回目光才又继续说:“不过队长也不大可能亲自去看吧。”

张新杰又看了他一眼,说:“节哀。”然后只给他留下一个远去的背影。

张佳乐闻言,颇为赞同地点点头。待看不到张新杰后,猛地反应过来。

完了完了,小宋呢!赶紧给他准备后事啊!

再说说韩文清这边。

他一个人到了人家门前,这还没推门呢,竟然开始紧张了,这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轻轻推开那扇紧闭的梨花木门,尽量不发出声音。

但是,怕是他看错了吧,为什么周泽楷会在这里?

而被虏过来的周泽楷,正安安稳稳地坐在桌子旁,对着屋内左侧雕花的屏风发呆。

许是听见了韩文清推门而进,看到他跨进门槛,急忙站起身,朝他恭恭敬敬地一揖。

韩文清这人,想当年打打杀杀,风餐露宿,风吹日晒的,粗惯了,突然面对这文绉绉的见面礼,有些不适应。






@扉间的白毛毛 !我我我还没有写完,这只是我码的一丢丢,连开头都不是开头,个人觉着这大概是个长篇,Emmmm,那要不你先看着?剩下的等我在学校写手稿,大纲已经有了√

请假条

就,我高三了嘛,学校一个月放假一次,一次一天半,所以请个长假啦,那几篇点梗,还有520我会在学校补出来的!
所以……可能会让你们等很久啦,抱歉呐

【韩周】点梗。北极熊韩和企鹅周

点梗二,北极熊韩和企鹅周。

荣耀动物园新进了两个极地动物。

一只北极熊,一只企鹅。

虽说同为极寒之地出来的,这两只性情倒是大相径庭。

那北极熊一脸凶相,左眼还有一道伤疤,听说是与别的北极熊打斗才留下来的。

而那只企鹅,生的一个温温和和的样子,却是没见过它与别的企鹅有过什么交流。

这动物园白日里是人类的乐园,到了晚上,这里便成了动物们的主场。

好吧,其实是成精了。

但好像他们第一次来的那天晚上不太顺利?

先是黄少天那只仓鼠,叽叽喳喳的,一大串一大串地往外蹦嘴炮。说白了,就是不喜欢周泽楷那只企鹅。

“诶,你是谁啊,叫什么名字啊,你喜不喜欢吃豆子啊,来来来,我把我的豆子分给你一半,嘿,你这个人,呸,企鹅,说句话好吗,队长不要拦我,我今儿个不让这只企鹅开口,我就不是仓鼠……嗯嗯嗯???队长?队长我错了!啊!!!要死鼠了啊!!!”

最后下场就是被另一只仓鼠喻文州拖走了:“真是抱歉,自家少天不懂事,见谅。”

周泽楷则是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另一边,韩文清那只北极熊这里,又是被叶修那只北极狐缠上了。

他凑近了韩文清,在韩文清脖颈处嗅来嗅去。然后在韩文清脸黑得更彻底之前,向后退了一步,抱臂站定。颇为玩味地看着他。

“我说老韩,你这是,勾搭了哪只企鹅?”

韩文清只是向他身后瞥一眼,冷静开口:“先管好你自己吧。”

叶修不解,向后看了一眼,正巧看见吴雪峰一脸春风的笑站在他身后。“叶修。”

叶修讪讪笑道:“雪峰啊……”

最后也是被拖走了。

夜晚本就安静,除了这几只在说话,期间还把张佳乐吵醒一回。

“我靠,黄少天你说话能不能小声一点啊,知不知道别的都在睡觉?”

黄少天也不服气了。

“那你就不会堵着耳朵不听吗?怎么别人没吵醒就吵醒你了?诶,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打扰我和队长卿卿我我的?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棒打鸳鸯,拆人家小情侣。知道么知道么?”

“靠,”张佳乐全身的毛都奓起来了,“黄少天你知不知道对前辈尊重一……”

那个“点”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孙哲平一个翻身揽回去了。“睡觉。”

然后就极度安静了。

好的,这几对狗粮吃完后,让我们镜头将转向韩文清和周泽楷。

韩文清看着叶修的身影远去得只剩下一个点,才转身去找周泽楷。就看见他一只站在那,好像……被训了一样。

于是大步走上前,把他整个搂怀里,沉声道:“怎么了?”

周泽楷正发着呆,突然就被熟悉的气息包围,眨巴眨巴眼,在韩文清怀里转了个身,仰起头看着他。

“少天前辈,不喜欢?”

韩文清伸出巨大的爪子,轻轻揉揉周泽楷那有头上呆毛的毛发,用了叶修他们十分罕见的温柔声线,说:“没有,你很好,是他不知道。”

此后,荣耀动物园的动物们就经常看见一只北极熊与一只企鹅,每天旁若无人地秀恩爱。

看得黄少天是一脸难以置信,还为此偷偷找了一下叶修。

“诶诶诶,老叶,老叶,别走别走,我问你个事,那个企鹅和那个北极熊咋回事?咋那么快就搞一起了?他俩到底搞了什么啊?”

叶修则嚼吧嚼吧嘴里那颗吴雪峰刚给的糖,看向那两只的方向,说:“据老韩所说,他俩在飞机上遇见的,当时小周大概是觉着同病相怜吧,就一个劲儿的想和老韩做朋友。”

“结果这么一相处下来,都心动了呗,倒还真做成了‘朋友’,就这么在一起了。”

叶修说到这儿瞥了黄少天一眼:“怎么?介意他们的性别?你和文州不也一样么。”

黄少天干巴巴地说:“不是,我就是好奇,对,好奇!没别的意思!”

叶修也没说什么,又继续讲那两只的事。

“说起来这老韩和小周其实差不多。老韩长的凶,基本是打遍北极无敌手,但是也因为这个,就他孤家寡熊一个。”

“小周不善言辞,很少说话,也就很少与别的企鹅交流,就这么受到排挤。”

“他们的相遇大概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我相信。”

叶修说完啧吃完了糖,咂吧咂吧嘴,又看了看不远处把周泽楷抱在怀里喂着吃鱼的韩文清,还有在老韩怀里乖巧吃鱼的周泽楷,沉默了很久。然后转身回到吴雪峰身边,整只狐都挂到他身上,也就不去管黄少天,反正还有喻文州不是么。

这是他们的幸福。

对吧?

@何然以故
小可爱!你的点梗!请注意查收!

第三次,再不成功我就要崩溃了。
卧云山庄的幼儿园小破车
祝食用愉快?

【All周】占tag抱歉

我……我觉得我很对不起那些个点梗的小可爱们,因为我还没动笔(捂脸)
卧云的车很快就有了,但是,520的还没灵感……
唔,真的很对不起,让你们等那么久……
发这个主要是报告一下进度,然后给你们道歉
对不起……

咳,看这里看这里,请看这里,那啥,综漫语C了解一下?就,各大剧组十分缺人,真的很缺人,拜托您来,大概就差一个您了

Emmmm 这个群已经冷很久了,拜托,让它活起来,基本无审

【江周】卧云山庄(二)

无浪很是受姑娘们喜欢。

但是一枪穿云不喜欢。

他冷眼看着无浪刚踏进庄子就被一个个迎上来的姑娘们包围,暗暗冷哼一声,转身进了房。

无浪一面微笑着和女孩们聊着,一面用眼睛余光注意着一枪穿云的去向。
看见一枪穿云的动作,无奈笑笑。

他家公子这是吃醋了呢。

秦蓁最先发现无浪的不对劲,她顺着无浪的目光看去,当即心下了然。

诶呀,是庄主啊。

然后,她就捏了甜甜的嗓音说道:“无浪,庄主是不是叫你?”

无浪脸上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僵化,内心则是见了鬼一般。
秦蓁这妮子该不会病了吧?倒是要叫月罗来好好看看。

他转头看了眼庄主厢房的方向,回头道:“无妨,待会儿好好哄哄便是了。”

这话不知是说给谁听的。

无浪身边的女孩子们,瞧见他脸上的表情,只以为是无浪犯了错,庄主喊他过去受罚的。于是纷纷说道:“无浪公子快去找庄主吧。”“对啊对啊,等下别误了时辰惹了庄主不高兴。”“是啊,莫要挨得重了。”

无浪扬起一个温温和和的笑:“好,这就去。”

一枪穿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生这没来由的闷气,但他就是看不惯无浪那个样子,真的好像对所有人温柔是一种习惯。

习惯……

这个字眼让他一时怔愣在原地,就连无浪进了门都不曾觉察。

“公子莫要气了,伤了身子,我可是要担心的。”

一枪穿云冷不防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耳畔传来一股热息,顿时心中大惊,随后又恼,挣脱无浪,转身直面他的眼睛。

“你,当习惯?”

一枪穿云这么一句话把无浪弄懵了。

把温柔当习惯?

无浪有一点点生气。
他向前跨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一枪穿云,眯起眼睛,危险而又令人沉迷。

“那公子当我是什么呢?”
“若我真的将温柔当做习惯,便也不会与公子在这里说话了。”

无浪重重叹口气,绷紧的身子放松下来,伸手将一枪穿云揽进怀里。

“我的温柔,只予你。”

一枪穿云推开无浪,盯着他许久,忽的一把扯下无浪衣领,趁着无浪低头时狠狠吻上去。







(于野要说的话:咳咳,这篇有点短小,本来就是一个没头没尾的脑洞,但是下章开车顺理成章啊,Emmmm /滑稽,那几个小伙伴的点梗,我会抽时间很快补上的!现在手头还欠着十三篇债务,我会写的。面包会有的,all 周也会有的/再次滑稽)

艾特小伙伴 @花意阑珊

【韩周】点梗

突,突然二十fo,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激动!!!(咳咳)
就…就想学学人家来个点梗?(有可能会拖稿)
话说,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不要藏着,都说出来吧,上古神兽于野来帮你实现愿望(滑稽)

【韩周】婚后九大题(520专篇)

3.逛街
周泽楷要和韩文清出门逛街了。

本来对于这种女生的事情,韩文清是拒绝的,他宁愿在健身房待上个一整天。

可是,当周泽楷近乎撒娇般地扯了扯他的衣角,再对他眨眨眼睛,他就有点妥协了。

我们年轻,哦,不年轻的拳皇,皱眉沉默了半晌。

“走吧,记得早点回来。”说着,拿了外套去玄关换鞋。

晚上与白天是截然不同的。要说白天是个正儿八经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上班族,那,夜晚就是个穿低腰牛仔裤跳着爵士热舞的MB。
充满了奢靡的气息。

而路灯打下的黄色灯光,又为这一番奢靡增添了些许苍凉的美感。

他们去了十里长街。

十里长街是真的有十里。

从东头到西头,贯穿这一整个区。

长街上,小吃、中餐厅、西餐厅、KTV、美发、超市、精品……等等,好多东西,简直是应有尽有。

周泽楷想给韩文清买个东西。

买什么东西呢?

他不知道。

他觉得韩文清什么都不缺,可,是人总会需要点什么。

然后他想了个办法把韩文清支开了。

他告诉韩文清他想吃刚刚街头那一家甜品店的泡芙。
韩文清也只是皱眉,叮嘱他不要乱跑,等他回来。
在确认韩文清不会突然回来后,周泽楷踏进了一家精品店。

他还是不知道该买什么,于是去问了收银台的小姑娘。
“有没有,送恋人的?”
收银台的小姑娘是个看《守护甜心》看多了的小姐姐,当下就给他推荐了一款挂坠。
不用说,一把钥匙一把锁,还是四叶草形状的。

周泽楷不懂得这些,但还是开开心心的付了款。就在准备出去找韩文清的时候,他停下了,他看到了让他吃醋的画面。

韩文清在和一个女孩子说话。
韩文清多年紧皱的眉头松开了。
韩文清表情软下来了。

周泽楷心里难受,想出去把韩文清拉走,可是他一出去就暴露自己没有好好等他回来的事实了。


韩文清买完泡芙回来发现周泽楷不见了。一阵慌乱涌上心头,理智告诉他应该镇静,但是心还是咚咚跳个不停。
他面色如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乱成了什么样。
他打算去找周泽楷,然后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咦?韩文清哥哥?”小女孩稚嫩可爱的声音到了韩文清耳朵里也和大爷大妈没什么两样。

还是那个小女孩,只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她身后又多了一个人。
楚云秀。

韩文清见来人是她,表情稍微放松了些,虽然看上去还是有点吓人。

“你怎么在这儿?”

楚云秀对于他这种恶劣的语气不以为意,双手抱臂,眼神瞟了瞟一旁乖巧站着的小女孩。

“喏,陪她咯。”

看着韩文清手上的袋子,身后却不见了熟悉的人,楚云秀心下明了,挑眉,唇角上扬,心情没来由的愉悦起来。

“你这是,把小周弄丢了?”

楚云秀不提也好,一提起这件事,韩文清就没了好脾气,虽说他以前的脾气也不算太好就是了。

“哼,未免管太多了。”

韩文清实在不想和她再耗下去,他要去找人!可,楚云秀接下来的话让他站住了。

“哦,可我知道小周在哪啊。”
“配合我一下,保准让他自己出来。”
“还能收获美妙的夜晚哦~”

她最后上翘的尾音,让韩文清忍不住浮想联翩。听她说知道自家恋人在哪,在一番思想斗争后,答应了她的话。

周泽楷看不下去了,怒气冲冲地走出精品店,还不忘拿走自己的东西。
他向楚云秀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云秀前辈。”随后拉着韩文清就走。

虽然是自己先不好好等他的,但是他真的很委屈。
周泽楷拉着韩文清往前走,抿紧了唇,一言不发,手里仍紧紧攥着那个挂坠,不顾它硌得手疼。

楚云秀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露出了一个久违的姨妈笑。
小女孩就那么愣愣的看着秀秀和韩文清互动,然后那天特别好看的小哥哥冲出来拉走了韩文清。

周泽楷拉着韩文清就直接回了家,两人一路无话,其实是他把韩文清的问话都无视过去了。

韩文清:“你刚刚去哪了?”
周泽楷:“……”
韩文清:“泡芙给你买回来了。”
周泽楷:“……”
韩文清:“今晚早点睡。”
周泽楷:“……”
韩文清:“……”


韩文清不知道周泽楷怎么了,他买完泡芙回来就成这样了。
周泽楷也很委屈,心里堵着气,把韩文清丢在客厅,东西往他手里一塞,转身上楼去了客房睡觉。
韩文清愣愣地看着手里的挂坠,明白了什么。
他大步流星跨过去,伸手揽住周泽楷的腰,下巴放在他颈窝,声音低沉。“谢谢…”
周泽楷在他怀里低低呜咽一声,以示不用谢和开心。
韩文清就着这个姿势,张口咬上周泽楷的耳垂,惹得怀里的人脸色通红,随后打横抱起,去了主卧。
哼,客卧怎么能让他家小周去睡呢。




















写的太急直接烂尾,下一篇写肉补偿,Emmmm,不早了,晚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