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送于野

【All周】占tag抱歉

我……我觉得我很对不起那些个点梗的小可爱们,因为我还没动笔(捂脸)
卧云的车很快就有了,但是,520的还没灵感……
唔,真的很对不起,让你们等那么久……
发这个主要是报告一下进度,然后给你们道歉
对不起……

咳,看这里看这里,请看这里,那啥,综漫语C了解一下?就,各大剧组十分缺人,真的很缺人,拜托您来,大概就差一个您了

Emmmm 这个群已经冷很久了,拜托,让它活起来,基本无审

【江周】卧云山庄(二)

无浪很是受姑娘们喜欢。

但是一枪穿云不喜欢。

他冷眼看着无浪刚踏进庄子就被一个个迎上来的姑娘们包围,暗暗冷哼一声,转身进了房。

无浪一面微笑着和女孩们聊着,一面用眼睛余光注意着一枪穿云的去向。
看见一枪穿云的动作,无奈笑笑。

他家公子这是吃醋了呢。

秦蓁最先发现无浪的不对劲,她顺着无浪的目光看去,当即心下了然。

诶呀,是庄主啊。

然后,她就捏了甜甜的嗓音说道:“无浪,庄主是不是叫你?”

无浪脸上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僵化,内心则是见了鬼一般。
秦蓁这妮子该不会病了吧?倒是要叫月罗来好好看看。

他转头看了眼庄主厢房的方向,回头道:“无妨,待会儿好好哄哄便是了。”

这话不知是说给谁听的。

无浪身边的女孩子们,瞧见他脸上的表情,只以为是无浪犯了错,庄主喊他过去受罚的。于是纷纷说道:“无浪公子快去找庄主吧。”“对啊对啊,等下别误了时辰惹了庄主不高兴。”“是啊,莫要挨得重了。”

无浪扬起一个温温和和的笑:“好,这就去。”

一枪穿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生这没来由的闷气,但他就是看不惯无浪那个样子,真的好像对所有人温柔是一种习惯。

习惯……

这个字眼让他一时怔愣在原地,就连无浪进了门都不曾觉察。

“公子莫要气了,伤了身子,我可是要担心的。”

一枪穿云冷不防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耳畔传来一股热息,顿时心中大惊,随后又恼,挣脱无浪,转身直面他的眼睛。

“你,当习惯?”

一枪穿云这么一句话把无浪弄懵了。

把温柔当习惯?

无浪有一点点生气。
他向前跨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一枪穿云,眯起眼睛,危险而又令人沉迷。

“那公子当我是什么呢?”
“若我真的将温柔当做习惯,便也不会与公子在这里说话了。”

无浪重重叹口气,绷紧的身子放松下来,伸手将一枪穿云揽进怀里。

“我的温柔,只予你。”

一枪穿云推开无浪,盯着他许久,忽的一把扯下无浪衣领,趁着无浪低头时狠狠吻上去。







(于野要说的话:咳咳,这篇有点短小,本来就是一个没头没尾的脑洞,但是下章开车顺理成章啊,Emmmm /滑稽,那几个小伙伴的点梗,我会抽时间很快补上的!现在手头还欠着十三篇债务,我会写的。面包会有的,all 周也会有的/再次滑稽)

艾特小伙伴 @花意阑珊

【韩周】点梗

突,突然二十fo,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激动!!!(咳咳)
就…就想学学人家来个点梗?(有可能会拖稿)
话说,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不要藏着,都说出来吧,上古神兽于野来帮你实现愿望(滑稽)

【韩周】婚后九大题(520专篇)

3.逛街
周泽楷要和韩文清出门逛街了。

本来对于这种女生的事情,韩文清是拒绝的,他宁愿在健身房待上个一整天。

可是,当周泽楷近乎撒娇般地扯了扯他的衣角,再对他眨眨眼睛,他就有点妥协了。

我们年轻,哦,不年轻的拳皇,皱眉沉默了半晌。

“走吧,记得早点回来。”说着,拿了外套去玄关换鞋。

晚上与白天是截然不同的。要说白天是个正儿八经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上班族,那,夜晚就是个穿低腰牛仔裤跳着爵士热舞的MB。
充满了奢靡的气息。

而路灯打下的黄色灯光,又为这一番奢靡增添了些许苍凉的美感。

他们去了十里长街。

十里长街是真的有十里。

从东头到西头,贯穿这一整个区。

长街上,小吃、中餐厅、西餐厅、KTV、美发、超市、精品……等等,好多东西,简直是应有尽有。

周泽楷想给韩文清买个东西。

买什么东西呢?

他不知道。

他觉得韩文清什么都不缺,可,是人总会需要点什么。

然后他想了个办法把韩文清支开了。

他告诉韩文清他想吃刚刚街头那一家甜品店的泡芙。
韩文清也只是皱眉,叮嘱他不要乱跑,等他回来。
在确认韩文清不会突然回来后,周泽楷踏进了一家精品店。

他还是不知道该买什么,于是去问了收银台的小姑娘。
“有没有,送恋人的?”
收银台的小姑娘是个看《守护甜心》看多了的小姐姐,当下就给他推荐了一款挂坠。
不用说,一把钥匙一把锁,还是四叶草形状的。

周泽楷不懂得这些,但还是开开心心的付了款。就在准备出去找韩文清的时候,他停下了,他看到了让他吃醋的画面。

韩文清在和一个女孩子说话。
韩文清多年紧皱的眉头松开了。
韩文清表情软下来了。

周泽楷心里难受,想出去把韩文清拉走,可是他一出去就暴露自己没有好好等他回来的事实了。


韩文清买完泡芙回来发现周泽楷不见了。一阵慌乱涌上心头,理智告诉他应该镇静,但是心还是咚咚跳个不停。
他面色如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乱成了什么样。
他打算去找周泽楷,然后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咦?韩文清哥哥?”小女孩稚嫩可爱的声音到了韩文清耳朵里也和大爷大妈没什么两样。

还是那个小女孩,只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她身后又多了一个人。
楚云秀。

韩文清见来人是她,表情稍微放松了些,虽然看上去还是有点吓人。

“你怎么在这儿?”

楚云秀对于他这种恶劣的语气不以为意,双手抱臂,眼神瞟了瞟一旁乖巧站着的小女孩。

“喏,陪她咯。”

看着韩文清手上的袋子,身后却不见了熟悉的人,楚云秀心下明了,挑眉,唇角上扬,心情没来由的愉悦起来。

“你这是,把小周弄丢了?”

楚云秀不提也好,一提起这件事,韩文清就没了好脾气,虽说他以前的脾气也不算太好就是了。

“哼,未免管太多了。”

韩文清实在不想和她再耗下去,他要去找人!可,楚云秀接下来的话让他站住了。

“哦,可我知道小周在哪啊。”
“配合我一下,保准让他自己出来。”
“还能收获美妙的夜晚哦~”

她最后上翘的尾音,让韩文清忍不住浮想联翩。听她说知道自家恋人在哪,在一番思想斗争后,答应了她的话。

周泽楷看不下去了,怒气冲冲地走出精品店,还不忘拿走自己的东西。
他向楚云秀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云秀前辈。”随后拉着韩文清就走。

虽然是自己先不好好等他的,但是他真的很委屈。
周泽楷拉着韩文清往前走,抿紧了唇,一言不发,手里仍紧紧攥着那个挂坠,不顾它硌得手疼。

楚云秀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露出了一个久违的姨妈笑。
小女孩就那么愣愣的看着秀秀和韩文清互动,然后那天特别好看的小哥哥冲出来拉走了韩文清。

周泽楷拉着韩文清就直接回了家,两人一路无话,其实是他把韩文清的问话都无视过去了。

韩文清:“你刚刚去哪了?”
周泽楷:“……”
韩文清:“泡芙给你买回来了。”
周泽楷:“……”
韩文清:“今晚早点睡。”
周泽楷:“……”
韩文清:“……”


韩文清不知道周泽楷怎么了,他买完泡芙回来就成这样了。
周泽楷也很委屈,心里堵着气,把韩文清丢在客厅,东西往他手里一塞,转身上楼去了客房睡觉。
韩文清愣愣地看着手里的挂坠,明白了什么。
他大步流星跨过去,伸手揽住周泽楷的腰,下巴放在他颈窝,声音低沉。“谢谢…”
周泽楷在他怀里低低呜咽一声,以示不用谢和开心。
韩文清就着这个姿势,张口咬上周泽楷的耳垂,惹得怀里的人脸色通红,随后打横抱起,去了主卧。
哼,客卧怎么能让他家小周去睡呢。




















写的太急直接烂尾,下一篇写肉补偿,Emmmm,不早了,晚安啊。

【韩周】婚后九大题(520专篇)

2.吃早饭
周泽楷想吃街角那一家的蟹黄包了。
特别想吃。
然后,韩文清就带着他,起了个大早去排队买蟹黄包

冬春交接的时候,天气还没那么快转暖,路边的树依旧顶着一冠枯黄的叶子站着,绿化带的矮树丛,也是焉焉的打不起精神。
尤其是像现在,更是一派荒凉萧索,时不时还会有冷风灌进脖子里,让人冷得直哆嗦,从指尖冷到脚后跟。

韩文清见周泽楷不住地往手上哈气,不由分说,拉下他的手,包裹在自己的大掌内。触手是刺骨的冰凉。这突如其来的冷,让韩文清想起了他忽略了的一件事,不禁有些懊恼。
他怎么忘了自家恋人的易寒体质呢,真是……

“还冷吗?”语气带有隐隐的自责与心疼。



周泽楷正往手上哈气,发呆,排队,等买蟹黄包,却突然被身旁的人拉下手,捂进他的手掌。暖意从指尖蔓延到心脏,一抬头,就对上了他如檀木般的眼瞳,也看到了他眼中掩饰不住的情绪。
于是歪了歪头,对他笑道:“有你在呢。”


韩文清只是攥紧了他的手不说话,脸依旧是原来的颜色,而耳根处染上了红晕。


喂,这么笑,犯规了啊。


容不得韩文清多想,队伍已是到了尽头,可他仍拉着周泽楷的手。
周泽楷呢,也不在意,对着老板就是一个微笑。
“老板,两个。”

老板也是被这个笑给晃了眼,拿了皮薄馅大卖相好的两个给他,并热情招呼他下次再来。

包子捧在手里,热乎乎的,直暖到身体里,仿佛有了这个,多冷的天都不怕了。



“啊,那,那个,请问我可以拍张照片吗?”一个小姑娘举着相机,有些怯懦地拦下了他们。

韩文清朝她不爽地看过去,竟是让小姑娘生生打了个冷颤。

“我,我没有别的意思的,就是想留个纪念…”小姑娘越说声音越小,完全不敢看韩文清的脸色。

周泽楷用那只一直被韩文清抓着的手轻轻捏捏他的掌心,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韩文清看着自家恋人的眼神,最终是妥协,败下阵来。

小姑娘欣喜若狂。
“再靠近一点点。”
“眼神再柔一点点。”


两人看着对方的眼睛,眸色不同,相同的,是里面溢满的爱。

“啊,好了,真的十分感谢!”小姑娘开心地朝他们鞠了一躬,然后飞快地跑掉了。

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吃着蟹黄包,牵着手,走着他们未走完的路。










补充:①小姑娘跑向那个现在树下的女生。
           “秀秀!我拍到啦!”
           女生挑挑眉,很是诧异。
           “拍到了?”
           “那是当然!”小姑娘骄傲地挺起胸。
            女生则温柔笑笑,拉起她的手。
           “那走吧,回家。”
           小姑娘蹦跳着,一改之前的怯懦,叽叽喳喳地向女生诉说刚才的遭遇。
           “哇你是不知道韩队有多可怕,一个眼神就吓死人,好在我没带钱包出来……”
            女生一边笑着,一边听她讲,敛下眸子看她,恰到好处地遮了眼中汹涌的爱意。
            再等等吧,她太小了。


②周泽楷准备和韩文清一起出门逛街,无意间在门口的信箱中什么东西露出的一角。
  他满怀着好奇拿出打开来看。
  然后看到了自己和韩文清。
  啊,是那天小姑娘拍的照片啊。
  周泽楷手指一转,将照片偷偷收起来,忍不住咧嘴笑了。
  韩文清把家里一切关好出来就看见周泽楷站在门口笑得开心。
  “怎么了?这么开心?”
  周泽楷摇摇头:“没什么。”
  他只是看到了一个更为柔情的韩文清罢了。















啊!!!!终于码了第二题,就算520已经过了我也要把它全部写完!

是我没错了……

极尽贪婪:

是我…。

一个废物:

我本人

千手阁间:

这。。是我了。。。

宇智波七少: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韩周】婚后九大题(520专篇)

1.起床
天刚蒙蒙亮,长年养成的生物钟便准时地把韩文清叫起来了。

他睁开眼睛,准备起床,却发现自家恋人睁着双好看的如同夜空一般的眸子看着他。

“天还没亮,再睡会儿?”

韩文清关掉开了一宿的空调,把被子往上提了提,遮住身边人裸露在冷空气中的皮肤,以及上面星星点点十分抢眼的吻痕。

今晚不能再把空调开一整夜了。

“不困了。”

周泽楷弯弯眸子,又在心里悄悄补了一句话。

为了看你呀。

周泽楷喜欢看韩文清睡着的样子。

像一头威风凛凛的狮子,褪去了平日里的意气风发。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平静之中潜伏着力量。

只是那眉头依旧紧锁。

韩文清睡着的样子可不常见。

总是睡得比他晚,醒的比他早。这让他有些许的懊恼。

不过今天特意醒了个早的。

韩文清可不知道自家小孩子心里的弯弯绕绕,只当他是睡够了。

便将被子又往上提了提,这下,周泽楷只剩下脸在外面露着了。

韩文清起床穿好衣服,站在床边俯身弯腰吻了吻他的眼角。

“那就再躺会儿,我去买早饭。”

周泽楷裹着被子点点头,那样子,当真是可爱。

韩文清走后,周泽楷把枕头放在胸前,趴在床尾去逗弄韩文清养的那只猫。

“茶茶。”

猫咪叫了一声,温温软软。

韩文清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光景。

他觉得,周泽楷就是天使。

周泽楷听见声响,转头笑得眼睛弯成月牙。

“欢迎回来。”






好的了,下面完全不知道该写什么了/咸鱼躺
本来想描写两人之间那种特别温馨的画面的,结果被我搞砸了……QAQ

【江周】卧云山庄(一)

首先是大家看文快乐啊,Emmm,这篇呢是个和同学在运动会上的脑洞产物,武器什么的,全都原创,本来打算一篇完结,然后发现好像结不了?那就做个短篇吧。
Emmm ,这儿是永远不会LOFTER的文字排版的于归。
















夜深人静,月光洒落在小路上,如铺了一层银色的粉。路边竹林被微风吹动沙沙作响。

一枪穿云撑着一把白色油纸伞,踏上这条宁静的小路。

但,不多时,月光就渐渐暗了下去,浓的滴墨的乌云,此时聚起成团,随后,淅淅沥沥的雨滴就落了下来。

他撑着伞,细小的雨水顺着伞骨流下,竟也在他周身营造了朦胧的氛围。

一枪穿云突然收了伞,击落夜空中袭来的暗箭。

一群蝼蚁。

他的眸子闪了闪,任雨丝将自己淋湿。

看着眼前几个身着黑色夜行衣的暗杀者,垂了垂眼睛,快速利落的起手,腕骨翻转,直逼得那几个人连连后退。

其中一人突然甩出一柄淬了毒的刀刃,尚未反应过来的一枪冷不防被划伤了脸。

一枪穿云愣了愣,却也很快回过神来,手起伞落,几个人便去了地府找阎王报道。

只是…那个丢出刀刃的,临死前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这令一枪不禁皱了皱眉。

他讨厌这种受人摆布的感觉。

解决了障碍然后继续赶路。

他轻踮脚尖踏上房顶,运起内力,几个瞬移,踏过几个房顶,身后仅留一道道黑色的残影。

最后他在一家看起来并不豪华的房顶上停下,他抿了抿唇,站在民宅的院子里,乌云黑云压城城欲摧一般压在天空,雷声轰鸣。

一枪穿云背着伞,并不撑开,任由淋个湿透,雨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勾勒出他姣好面容的轮廓,尽显他的耀眼。

倏地,房顶上,门后闪出无数黑影,只听一声嗡鸣,一道剑影射来,一枪负伞而立,闪过,转手抽出伞内双剑,轻移脚步向他们而去。衣摆带起水滴,而就在水滴落地的那一刹那,黑影尽数倒地。

一枪转身进了屋。

屋子的正中央供奉了一个牌位,令人奇怪的是,牌位前没有贡品更没有香火。

就在一枪打量屋内四周的时刻,他身后的门突然关闭,耳边响起穿云裂石般的破空声,而就在他握紧双剑准备出手的时候,腰间突然多了一双手,只听一声叹息。

“公子又乱跑了。”

无浪用自己的左手将一枪圈在怀里,右手黑水沉舟,把暗箭都击落,纷纷落在脚边。

这时周泽楷出声,声音暗哑而低沉,如同暗流涌动的河,深藏着深不见底而又引人窥探的秘密:“回吧。”

说完脱离无浪的臂弯,推门走了出去,门外依旧雷声轰鸣。

无浪对于突然空了的怀抱很是无奈,但是自家公子就那个性子,谁也奈不了何。

再次轻叹一声,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