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晚

已达成成就:韩周

【韩周】点梗一。霸道老韩巧取豪夺俊俏小周(二)

所以他愣了一下。

作为荣耀商帮老牌商队的队长,韩文清管着大大小小的各种事务。尽管有张新杰在旁的辅佐,却还是忙的不可开交。

但他不能就这么不管周泽楷。

他当即皱眉思索了一番,对周泽楷说:“你来。”

周泽楷走过去,虽疑惑韩文清为何这么说,但他什么都没问。

这不是他该问的事情。

韩文清带着周泽楷去了自己的屋子。

推开门,门后的灰尘受到风,随着枘凿开合的吱呀声,飞舞,旋转在渐暖的阳光里。

韩文清说:“等我回来。”

周泽楷因此又对他行了一礼,声音不大却温柔:“韩队长慢走。”

本快走出门的韩文清,听到他这句话,脚步停下来,转过头皱起了眉。他并未问什么,只是说:“你且好生歇息着。”

周泽楷是出于礼节。可韩文清那句话让他心跳忽的漏了一拍。是一种惶恐。好似是他这一走,自己就再也见不到他了的那种不安恐惧。

不是周泽楷不记得韩文清,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对他的记忆。那一次连续三天的高烧,几乎夺去了他的性命,醒来差些连自己的父母都快忘记了。

韩文清脸色阴沉地来到前厅。一路上,见到他的人都吓得不敢出声。更有甚者,直接是双腿打软,双手碰上了荷包。

张新杰已经在那候着了,只是身边多站了个人――冯宪君。

冯宪君此次前来是受人委托的,不然,无论如何他都不会主动来找韩文清。

想起那人温润如玉,站在他面前,将书信交给他时那一脸的请求与浅浅的微笑,冯宪君就不由自主地接下了这个活计。

他默默地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

也就正感叹着,忽的背脊一寒,转头一看,正是韩文清从后面走过来。

张新杰上前,将手中的货物明细交给他。“队长,此次货多路远,需多带几人方可。此外,”他停下来看了眼冯宪君又继续道,“帮主有要事与你商谈。”

韩文清接过账本,仔细查看,听到后半句抬起头望向冯宪君,便调整了一下表情,将单子还给张新杰:“你先做安排,出发通知我。”随后又压低了些声音,说:“带上周泽楷。”

张新杰知晓自家队长的心思,接了任务就出去了,不做任何停留。

屋里此时独剩冯宪君与韩文清。两人在桌子旁坐下,有弟子上前为两人放置了一树瘿紫砂壶便很快也下去了。

冯宪君开门见山:“帮里想给你安排一门亲事,对方也是出身大户人家,你意下如何?”

听闻此言,韩文清倒茶水的手停顿了一下,面不改色地放下,说:“我不同意。”

冯宪君不急。

他慢悠悠地呷了口茶,品味一番后,说:“早知你会如此。”他放下杯子,拿出那人交给他,且务必早交给韩文清的信,推到韩文清面前。“这是对方要求给你的,你且看看。”

说完,他继续喝着剩余的茶水。

韩文清双手紧握成拳,置于膝上,紧皱着眉头,直看着眼前桌子上洁白的信。

上书九个字。

霸  图  商  队  韩  队  长  亲  启

用的细小楷,铿锵中又带了一丝柔情,看来是个经常写字的人。

他就那么看着,丝毫没有要打开的意思。

见他这样,冯宪君放下已是见了底的茶盏,说:“你先运货,回来再成亲也不迟。”

这是逼着他应下了?

韩文清不愿意。他再次遇见了周泽楷,又怎可再次抛弃他,自己离去?想起十年前,韩文清就有些心悸,一直责怪自己为何不能保护好他。如今失而复得,无论如何再不能失去。

冯宪君再次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说:“当择良辰吉日。我走了,你也该出发了。”说完,向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侧头向在门口等候的张新杰微微点头示意。张新杰则是在他走出去后向他的背影鞠了个躬,恭敬道:“帮主慢走。”

声音不大,足够两人听见。冯宪君也没回头,背对着他挥了挥手,径直走出门外去了。

张新杰目送冯宪君走后,转身敲了敲门。韩文清这才如梦初醒,不动声色收起信,起身。






@扉间的白毛毛 小可爱!我回来啦!你要的点梗!(虽然我还是没有写完……Emmmm)

【韩周】点梗一。霸道老韩巧取豪夺俊俏小周。(一)

韩文清用手指敲打着实木心的桌面,“笃,笃,笃……”,脸色十分难看。

他高高地坐在厅堂上,不说话,没人敢开口。

就在下面的人快要忍不住了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自头顶传入耳朵。

“说吧,怎么回事?”

回复这个声音的却是长达五秒钟的沉默。

“不说?很好,都下去领个五十板子吧。”

一瞬间,几乎是所有人都抖了三抖。

这时,一直站在韩文清旁边打算保持安静的张新杰实在是看不下去这群愚蠢的人了,替他们开脱道:“他们带回来个人。”

闻言,本来低头好好跪着的张佳乐猛地抬头,一脸难以置信。

韩文清则是皱眉,停下对桌子的不友好,单手撑头,像是在思考该怎么加大对这群皮上天的人的惩罚力度。

一秒,两秒,三秒……

屋里的空气快要实体化了,仿若是铁块儿压在人身上,重逾千斤。

直到韩文清颇为不耐烦地冲他们摆了下手:“你们先下去吧。”

得到这句话的张佳乐等一众人等,如临大赦,飞快的往外面跑,比兔子窜的都快。

韩文清看了眼张新杰,张新杰遂点点头,退了出去。而他则独自一人去了关着他们带回来的人的屋子。

再看外面。

张佳乐出去后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门外扒着门缝朝里瞧。

于是乎,在张新杰开门的时候,差了么一丁点就撞上去。

张佳乐急忙扶住门框,稳住身子,摸了摸鼻尖,讪笑道:“我就是看看,没别的,真的。”

张新杰知道他在想什么,淡淡瞥了他一眼,开口道:“怎么?不能说?”

张佳乐一听这话瞬间就不尴尬了,悄咪咪朝四周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这哪儿能说!队长要是知道我带回来的是谁,我就死定了”

他停下来朝屋里看了一眼,只是张新杰站在那儿,什么都看不到。收回目光才又继续说:“不过队长也不大可能亲自去看吧。”

张新杰又看了他一眼,说:“节哀。”然后只给他留下一个远去的背影。

张佳乐闻言,颇为赞同地点点头。待看不到张新杰后,猛地反应过来。

完了完了,小宋呢!赶紧给他准备后事啊!

再说说韩文清这边。

他一个人到了人家门前,这还没推门呢,竟然开始紧张了,这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轻轻推开那扇紧闭的梨花木门,尽量不发出声音。

但是,怕是他看错了吧,为什么周泽楷会在这里?

而被虏过来的周泽楷,正安安稳稳地坐在桌子旁,对着屋内左侧雕花的屏风发呆。

许是听见了韩文清推门而进,看到他跨进门槛,急忙站起身,朝他恭恭敬敬地一揖。

韩文清这人,想当年打打杀杀,风餐露宿,风吹日晒的,粗惯了,突然面对这文绉绉的见面礼,有些不适应。






@扉间的白毛毛 !我我我还没有写完,这只是我码的一丢丢,连开头都不是开头,个人觉着这大概是个长篇,Emmmm,那要不你先看着?剩下的等我在学校写手稿,大纲已经有了√

【韩周】点梗。北极熊韩和企鹅周

点梗二,北极熊韩和企鹅周。

荣耀动物园新进了两个极地动物。

一只北极熊,一只企鹅。

虽说同为极寒之地出来的,这两只性情倒是大相径庭。

那北极熊一脸凶相,左眼还有一道伤疤,听说是与别的北极熊打斗才留下来的。

而那只企鹅,生的一个温温和和的样子,却是没见过它与别的企鹅有过什么交流。

这动物园白日里是人类的乐园,到了晚上,这里便成了动物们的主场。

好吧,其实是成精了。

但好像他们第一次来的那天晚上不太顺利?

先是黄少天那只仓鼠,叽叽喳喳的,一大串一大串地往外蹦嘴炮。说白了,就是不喜欢周泽楷那只企鹅。

“诶,你是谁啊,叫什么名字啊,你喜不喜欢吃豆子啊,来来来,我把我的豆子分给你一半,嘿,你这个人,呸,企鹅,说句话好吗,队长不要拦我,我今儿个不让这只企鹅开口,我就不是仓鼠……嗯嗯嗯???队长?队长我错了!啊!!!要死鼠了啊!!!”

最后下场就是被另一只仓鼠喻文州拖走了:“真是抱歉,自家少天不懂事,见谅。”

周泽楷则是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另一边,韩文清那只北极熊这里,又是被叶修那只北极狐缠上了。

他凑近了韩文清,在韩文清脖颈处嗅来嗅去。然后在韩文清脸黑得更彻底之前,向后退了一步,抱臂站定。颇为玩味地看着他。

“我说老韩,你这是,勾搭了哪只企鹅?”

韩文清只是向他身后瞥一眼,冷静开口:“先管好你自己吧。”

叶修不解,向后看了一眼,正巧看见吴雪峰一脸春风的笑站在他身后。“叶修。”

叶修讪讪笑道:“雪峰啊……”

最后也是被拖走了。

夜晚本就安静,除了这几只在说话,期间还把张佳乐吵醒一回。

“我靠,黄少天你说话能不能小声一点啊,知不知道别的都在睡觉?”

黄少天也不服气了。

“那你就不会堵着耳朵不听吗?怎么别人没吵醒就吵醒你了?诶,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打扰我和队长卿卿我我的?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棒打鸳鸯,拆人家小情侣。知道么知道么?”

“靠,”张佳乐全身的毛都奓起来了,“黄少天你知不知道对前辈尊重一……”

那个“点”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孙哲平一个翻身揽回去了。“睡觉。”

然后就极度安静了。

好的,这几对狗粮吃完后,让我们镜头将转向韩文清和周泽楷。

韩文清看着叶修的身影远去得只剩下一个点,才转身去找周泽楷。就看见他一只站在那,好像……被训了一样。

于是大步走上前,把他整个搂怀里,沉声道:“怎么了?”

周泽楷正发着呆,突然就被熟悉的气息包围,眨巴眨巴眼,在韩文清怀里转了个身,仰起头看着他。

“少天前辈,不喜欢?”

韩文清伸出巨大的爪子,轻轻揉揉周泽楷那有头上呆毛的毛发,用了叶修他们十分罕见的温柔声线,说:“没有,你很好,是他不知道。”

此后,荣耀动物园的动物们就经常看见一只北极熊与一只企鹅,每天旁若无人地秀恩爱。

看得黄少天是一脸难以置信,还为此偷偷找了一下叶修。

“诶诶诶,老叶,老叶,别走别走,我问你个事,那个企鹅和那个北极熊咋回事?咋那么快就搞一起了?他俩到底搞了什么啊?”

叶修则嚼吧嚼吧嘴里那颗吴雪峰刚给的糖,看向那两只的方向,说:“据老韩所说,他俩在飞机上遇见的,当时小周大概是觉着同病相怜吧,就一个劲儿的想和老韩做朋友。”

“结果这么一相处下来,都心动了呗,倒还真做成了‘朋友’,就这么在一起了。”

叶修说到这儿瞥了黄少天一眼:“怎么?介意他们的性别?你和文州不也一样么。”

黄少天干巴巴地说:“不是,我就是好奇,对,好奇!没别的意思!”

叶修也没说什么,又继续讲那两只的事。

“说起来这老韩和小周其实差不多。老韩长的凶,基本是打遍北极无敌手,但是也因为这个,就他孤家寡熊一个。”

“小周不善言辞,很少说话,也就很少与别的企鹅交流,就这么受到排挤。”

“他们的相遇大概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我相信。”

叶修说完并吃完了糖,咂吧咂吧嘴,又看了看不远处把周泽楷抱在怀里喂着吃鱼的韩文清,还有在老韩怀里乖巧吃鱼的周泽楷,沉默了很久。然后转身回到吴雪峰身边,整只狐都挂到他身上,也就不去管黄少天,反正还有喻文州不是么。

这是他们的幸福。

对吧?

@何然以故
小可爱!你的点梗!请注意查收!

第三次,再不成功我就要崩溃了。
卧云山庄的幼儿园小破车
祝食用愉快?

【江周】卧云山庄(二)

无浪很是受姑娘们喜欢。

但是一枪穿云不喜欢。

他冷眼看着无浪刚踏进庄子就被一个个迎上来的姑娘们包围,暗暗冷哼一声,转身进了房。

无浪一面微笑着和女孩们聊着,一面用眼睛余光注意着一枪穿云的去向。
看见一枪穿云的动作,无奈笑笑。

他家公子这是吃醋了呢。

秦蓁最先发现无浪的不对劲,她顺着无浪的目光看去,当即心下了然。

诶呀,是庄主啊。

然后,她就捏了甜甜的嗓音说道:“无浪,庄主是不是叫你?”

无浪脸上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僵化,内心则是见了鬼一般。
秦蓁这妮子该不会病了吧?倒是要叫月罗来好好看看。

他转头看了眼庄主厢房的方向,回头道:“无妨,待会儿好好哄哄便是了。”

这话不知是说给谁听的。

无浪身边的女孩子们,瞧见他脸上的表情,只以为是无浪犯了错,庄主喊他过去受罚的。于是纷纷说道:“无浪公子快去找庄主吧。”“对啊对啊,等下别误了时辰惹了庄主不高兴。”“是啊,莫要挨得重了。”

无浪扬起一个温温和和的笑:“好,这就去。”

一枪穿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生这没来由的闷气,但他就是看不惯无浪那个样子,真的好像对所有人温柔是一种习惯。

习惯……

这个字眼让他一时怔愣在原地,就连无浪进了门都不曾觉察。

“公子莫要气了,伤了身子,我可是要担心的。”

一枪穿云冷不防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耳畔传来一股热息,顿时心中大惊,随后又恼,挣脱无浪,转身直面他的眼睛。

“你,当习惯?”

一枪穿云这么一句话把无浪弄懵了。

把温柔当习惯?

无浪有一点点生气。
他向前跨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一枪穿云,眯起眼睛,危险而又令人沉迷。

“那公子当我是什么呢?”
“若我真的将温柔当做习惯,便也不会与公子在这里说话了。”

无浪重重叹口气,绷紧的身子放松下来,伸手将一枪穿云揽进怀里。

“我的温柔,只予你。”

一枪穿云推开无浪,盯着他许久,忽的一把扯下无浪衣领,趁着无浪低头时狠狠吻上去。







(于野要说的话:咳咳,这篇有点短小,本来就是一个没头没尾的脑洞,但是下章开车顺理成章啊,Emmmm /滑稽,那几个小伙伴的点梗,我会抽时间很快补上的!现在手头还欠着十三篇债务,我会写的。面包会有的,all 周也会有的/再次滑稽)

艾特小伙伴 @花意阑珊

【韩周】点梗

突,突然二十fo,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激动!!!(咳咳)
就…就想学学人家来个点梗?(有可能会拖稿)
话说,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不要藏着,都说出来吧,上古神兽于野来帮你实现愿望(滑稽)

【韩周】婚后九大题(520专篇)

3.逛街
周泽楷要和韩文清出门逛街了。

本来对于这种女生的事情,韩文清是拒绝的,他宁愿在健身房待上个一整天。

可是,当周泽楷近乎撒娇般地扯了扯他的衣角,再对他眨眨眼睛,他就有点妥协了。

我们年轻,哦,不年轻的拳皇,皱眉沉默了半晌。

“走吧,记得早点回来。”说着,拿了外套去玄关换鞋。

晚上与白天是截然不同的。要说白天是个正儿八经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上班族,那,夜晚就是个穿低腰牛仔裤跳着爵士热舞的MB。
充满了奢靡的气息。

而路灯打下的黄色灯光,又为这一番奢靡增添了些许苍凉的美感。

他们去了十里长街。

十里长街是真的有十里。

从东头到西头,贯穿这一整个区。

长街上,小吃、中餐厅、西餐厅、KTV、美发、超市、精品……等等,好多东西,简直是应有尽有。

周泽楷想给韩文清买个东西。

买什么东西呢?

他不知道。

他觉得韩文清什么都不缺,可,是人总会需要点什么。

然后他想了个办法把韩文清支开了。

他告诉韩文清他想吃刚刚街头那一家甜品店的泡芙。
韩文清也只是皱眉,叮嘱他不要乱跑,等他回来。
在确认韩文清不会突然回来后,周泽楷踏进了一家精品店。

他还是不知道该买什么,于是去问了收银台的小姑娘。
“有没有,送恋人的?”
收银台的小姑娘是个看《守护甜心》看多了的小姐姐,当下就给他推荐了一款挂坠。
不用说,一把钥匙一把锁,还是四叶草形状的。

周泽楷不懂得这些,但还是开开心心的付了款。就在准备出去找韩文清的时候,他停下了,他看到了让他吃醋的画面。

韩文清在和一个女孩子说话。
韩文清多年紧皱的眉头松开了。
韩文清表情软下来了。

周泽楷心里难受,想出去把韩文清拉走,可是他一出去就暴露自己没有好好等他回来的事实了。


韩文清买完泡芙回来发现周泽楷不见了。一阵慌乱涌上心头,理智告诉他应该镇静,但是心还是咚咚跳个不停。
他面色如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乱成了什么样。
他打算去找周泽楷,然后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咦?韩文清哥哥?”小女孩稚嫩可爱的声音到了韩文清耳朵里也和大爷大妈没什么两样。

还是那个小女孩,只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她身后又多了一个人。
楚云秀。

韩文清见来人是她,表情稍微放松了些,虽然看上去还是有点吓人。

“你怎么在这儿?”

楚云秀对于他这种恶劣的语气不以为意,双手抱臂,眼神瞟了瞟一旁乖巧站着的小女孩。

“喏,陪她咯。”

看着韩文清手上的袋子,身后却不见了熟悉的人,楚云秀心下明了,挑眉,唇角上扬,心情没来由的愉悦起来。

“你这是,把小周弄丢了?”

楚云秀不提也好,一提起这件事,韩文清就没了好脾气,虽说他以前的脾气也不算太好就是了。

“哼,未免管太多了。”

韩文清实在不想和她再耗下去,他要去找人!可,楚云秀接下来的话让他站住了。

“哦,可我知道小周在哪啊。”
“配合我一下,保准让他自己出来。”
“还能收获美妙的夜晚哦~”

她最后上翘的尾音,让韩文清忍不住浮想联翩。听她说知道自家恋人在哪,在一番思想斗争后,答应了她的话。

周泽楷看不下去了,怒气冲冲地走出精品店,还不忘拿走自己的东西。
他向楚云秀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云秀前辈。”随后拉着韩文清就走。

虽然是自己先不好好等他的,但是他真的很委屈。
周泽楷拉着韩文清往前走,抿紧了唇,一言不发,手里仍紧紧攥着那个挂坠,不顾它硌得手疼。

楚云秀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露出了一个久违的姨妈笑。
小女孩就那么愣愣的看着秀秀和韩文清互动,然后那天特别好看的小哥哥冲出来拉走了韩文清。

周泽楷拉着韩文清就直接回了家,两人一路无话,其实是他把韩文清的问话都无视过去了。

韩文清:“你刚刚去哪了?”
周泽楷:“……”
韩文清:“泡芙给你买回来了。”
周泽楷:“……”
韩文清:“今晚早点睡。”
周泽楷:“……”
韩文清:“……”


韩文清不知道周泽楷怎么了,他买完泡芙回来就成这样了。
周泽楷也很委屈,心里堵着气,把韩文清丢在客厅,东西往他手里一塞,转身上楼去了客房睡觉。
韩文清愣愣地看着手里的挂坠,明白了什么。
他大步流星跨过去,伸手揽住周泽楷的腰,下巴放在他颈窝,声音低沉。“谢谢…”
周泽楷在他怀里低低呜咽一声,以示不用谢和开心。
韩文清就着这个姿势,张口咬上周泽楷的耳垂,惹得怀里的人脸色通红,随后打横抱起,去了主卧。
哼,客卧怎么能让他家小周去睡呢。




















写的太急直接烂尾,下一篇写肉补偿,Emmmm,不早了,晚安啊。

【韩周】婚后九大题(520专篇)

2.吃早饭
周泽楷想吃街角那一家的蟹黄包了。
特别想吃。
然后,韩文清就带着他,起了个大早去排队买蟹黄包

冬春交接的时候,天气还没那么快转暖,路边的树依旧顶着一冠枯黄的叶子站着,绿化带的矮树丛,也是焉焉的打不起精神。
尤其是像现在,更是一派荒凉萧索,时不时还会有冷风灌进脖子里,让人冷得直哆嗦,从指尖冷到脚后跟。

韩文清见周泽楷不住地往手上哈气,不由分说,拉下他的手,包裹在自己的大掌内。触手是刺骨的冰凉。这突如其来的冷,让韩文清想起了他忽略了的一件事,不禁有些懊恼。
他怎么忘了自家恋人的易寒体质呢,真是……

“还冷吗?”语气带有隐隐的自责与心疼。



周泽楷正往手上哈气,发呆,排队,等买蟹黄包,却突然被身旁的人拉下手,捂进他的手掌。暖意从指尖蔓延到心脏,一抬头,就对上了他如檀木般的眼瞳,也看到了他眼中掩饰不住的情绪。
于是歪了歪头,对他笑道:“有你在呢。”


韩文清只是攥紧了他的手不说话,脸依旧是原来的颜色,而耳根处染上了红晕。


喂,这么笑,犯规了啊。


容不得韩文清多想,队伍已是到了尽头,可他仍拉着周泽楷的手。
周泽楷呢,也不在意,对着老板就是一个微笑。
“老板,两个。”

老板也是被这个笑给晃了眼,拿了皮薄馅大卖相好的两个给他,并热情招呼他下次再来。

包子捧在手里,热乎乎的,直暖到身体里,仿佛有了这个,多冷的天都不怕了。



“啊,那,那个,请问我可以拍张照片吗?”一个小姑娘举着相机,有些怯懦地拦下了他们。

韩文清朝她不爽地看过去,竟是让小姑娘生生打了个冷颤。

“我,我没有别的意思的,就是想留个纪念…”小姑娘越说声音越小,完全不敢看韩文清的脸色。

周泽楷用那只一直被韩文清抓着的手轻轻捏捏他的掌心,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韩文清看着自家恋人的眼神,最终是妥协,败下阵来。

小姑娘欣喜若狂。
“再靠近一点点。”
“眼神再柔一点点。”


两人看着对方的眼睛,眸色不同,相同的,是里面溢满的爱。

“啊,好了,真的十分感谢!”小姑娘开心地朝他们鞠了一躬,然后飞快地跑掉了。

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吃着蟹黄包,牵着手,走着他们未走完的路。










补充:①小姑娘跑向那个现在树下的女生。
           “秀秀!我拍到啦!”
           女生挑挑眉,很是诧异。
           “拍到了?”
           “那是当然!”小姑娘骄傲地挺起胸。
            女生则温柔笑笑,拉起她的手。
           “那走吧,回家。”
           小姑娘蹦跳着,一改之前的怯懦,叽叽喳喳地向女生诉说刚才的遭遇。
           “哇你是不知道韩队有多可怕,一个眼神就吓死人,好在我没带钱包出来……”
            女生一边笑着,一边听她讲,敛下眸子看她,恰到好处地遮了眼中汹涌的爱意。
            再等等吧,她太小了。


②周泽楷准备和韩文清一起出门逛街,无意间在门口的信箱中什么东西露出的一角。
  他满怀着好奇拿出打开来看。
  然后看到了自己和韩文清。
  啊,是那天小姑娘拍的照片啊。
  周泽楷手指一转,将照片偷偷收起来,忍不住咧嘴笑了。
  韩文清把家里一切关好出来就看见周泽楷站在门口笑得开心。
  “怎么了?这么开心?”
  周泽楷摇摇头:“没什么。”
  他只是看到了一个更为柔情的韩文清罢了。















啊!!!!终于码了第二题,就算520已经过了我也要把它全部写完!

是我没错了……

极尽贪婪:

是我…。

一个废物:

我本人

千手阁间:

这。。是我了。。。

宇智波七少: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韩周】婚后九大题(520专篇)

1.起床
天刚蒙蒙亮,长年养成的生物钟便准时地把韩文清叫起来了。

他睁开眼睛,准备起床,却发现自家恋人睁着双好看的如同夜空一般的眸子看着他。

“天还没亮,再睡会儿?”

韩文清关掉开了一宿的空调,把被子往上提了提,遮住身边人裸露在冷空气中的皮肤,以及上面星星点点十分抢眼的吻痕。

今晚不能再把空调开一整夜了。

“不困了。”

周泽楷弯弯眸子,又在心里悄悄补了一句话。

为了看你呀。

周泽楷喜欢看韩文清睡着的样子。

像一头威风凛凛的狮子,褪去了平日里的意气风发。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平静之中潜伏着力量。

只是那眉头依旧紧锁。

韩文清睡着的样子可不常见。

总是睡得比他晚,醒的比他早。这让他有些许的懊恼。

不过今天特意醒了个早的。

韩文清可不知道自家小孩子心里的弯弯绕绕,只当他是睡够了。

便将被子又往上提了提,这下,周泽楷只剩下脸在外面露着了。

韩文清起床穿好衣服,站在床边俯身弯腰吻了吻他的眼角。

“那就再躺会儿,我去买早饭。”

周泽楷裹着被子点点头,那样子,当真是可爱。

韩文清走后,周泽楷把枕头放在胸前,趴在床尾去逗弄韩文清养的那只猫。

“茶茶。”

猫咪叫了一声,温温软软。

韩文清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光景。

他觉得,周泽楷就是天使。

周泽楷听见声响,转头笑得眼睛弯成月牙。

“欢迎回来。”






好的了,下面完全不知道该写什么了/咸鱼躺
本来想描写两人之间那种特别温馨的画面的,结果被我搞砸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