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展

【江周】卧云山庄(一)

首先是大家看文快乐啊,Emmm,这篇呢是个和同学在运动会上的脑洞产物,武器什么的,全都原创,本来打算一篇完结,然后发现好像结不了?那就做个短篇吧。
Emmm ,这儿是永远不会LOFTER的文字排版的于归。
















夜深人静,月光洒落在小路上,如铺了一层银色的粉。路边竹林被微风吹动沙沙作响。

一枪穿云撑着一把白色油纸伞,踏上这条宁静的小路。

但,不多时,月光就渐渐暗了下去,浓的滴墨的乌云,此时聚起成团,随后,淅淅沥沥的雨滴就落了下来。

他撑着伞,细小的雨水顺着伞骨流下,竟也在他周身营造了朦胧的氛围。

一枪穿云突然收了伞,击落夜空中袭来的暗箭。

一群蝼蚁。

他的眸子闪了闪,任雨丝将自己淋湿。

看着眼前几个身着黑色夜行衣的暗杀者,垂了垂眼睛,快速利落的起手,腕骨翻转,直逼得那几个人连连后退。

其中一人突然甩出一柄淬了毒的刀刃,尚未反应过来的一枪冷不防被划伤了脸。

一枪穿云愣了愣,却也很快回过神来,手起伞落,几个人便去了地府找阎王报道。

只是…那个丢出刀刃的,临死前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这令一枪不禁皱了皱眉。

他讨厌这种受人摆布的感觉。

解决了障碍然后继续赶路。

他轻踮脚尖踏上房顶,运起内力,几个瞬移,踏过几个房顶,身后仅留一道道黑色的残影。

最后他在一家看起来并不豪华的房顶上停下,他抿了抿唇,站在民宅的院子里,乌云黑云压城城欲摧一般压在天空,雷声轰鸣。

一枪穿云背着伞,并不撑开,任由淋个湿透,雨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勾勒出他姣好面容的轮廓,尽显他的耀眼。

倏地,房顶上,门后闪出无数黑影,只听一声嗡鸣,一道剑影射来,一枪负伞而立,闪过,转手抽出伞内双剑,轻移脚步向他们而去。衣摆带起水滴,而就在水滴落地的那一刹那,黑影尽数倒地。

一枪转身进了屋。

屋子的正中央供奉了一个牌位,令人奇怪的是,牌位前没有贡品更没有香火。

就在一枪打量屋内四周的时刻,他身后的门突然关闭,耳边响起穿云裂石般的破空声,而就在他握紧双剑准备出手的时候,腰间突然多了一双手,只听一声叹息。

“公子又乱跑了。”

无浪用自己的左手将一枪圈在怀里,右手黑水沉舟,把暗箭都击落,纷纷落在脚边。

这时周泽楷出声,声音暗哑而低沉,如同暗流涌动的河,深藏着深不见底而又引人窥探的秘密:“回吧。”

说完脱离无浪的臂弯,推门走了出去,门外依旧雷声轰鸣。

无浪对于突然空了的怀抱很是无奈,但是自家公子就那个性子,谁也奈不了何。

再次轻叹一声,跟了上去。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