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展

【韩周】点梗一。霸道老韩巧取豪夺俊俏小周。(一)

韩文清用手指敲打着实木心的桌面,“笃,笃,笃……”,脸色十分难看。

他高高地坐在厅堂上,不说话,没人敢开口。

就在下面的人快要忍不住了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自头顶传入耳朵。

“说吧,怎么回事?”

回复这个声音的却是长达五秒钟的沉默。

“不说?很好,都下去领个五十板子吧。”

一瞬间,几乎是所有人都抖了三抖。

这时,一直站在韩文清旁边打算保持安静的张新杰实在是看不下去这群愚蠢的人了,替他们开脱道:“他们带回来个人。”

闻言,本来低头好好跪着的张佳乐猛地抬头,一脸难以置信。

韩文清则是皱眉,停下对桌子的不友好,单手撑头,像是在思考该怎么加大对这群皮上天的人的惩罚力度。

一秒,两秒,三秒……

屋里的空气快要实体化了,仿若是铁块儿压在人身上,重逾千斤。

直到韩文清颇为不耐烦地冲他们摆了下手:“你们先下去吧。”

得到这句话的张佳乐等一众人等,如临大赦,飞快的往外面跑,比兔子窜的都快。

韩文清看了眼张新杰,张新杰遂点点头,退了出去。而他则独自一人去了关着他们带回来的人的屋子。

再看外面。

张佳乐出去后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门外扒着门缝朝里瞧。

于是乎,在张新杰开门的时候,差了么一丁点就撞上去。

张佳乐急忙扶住门框,稳住身子,摸了摸鼻尖,讪笑道:“我就是看看,没别的,真的。”

张新杰知道他在想什么,淡淡瞥了他一眼,开口道:“怎么?不能说?”

张佳乐一听这话瞬间就不尴尬了,悄咪咪朝四周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这哪儿能说!队长要是知道我带回来的是谁,我就死定了”

他停下来朝屋里看了一眼,只是张新杰站在那儿,什么都看不到。收回目光才又继续说:“不过队长也不大可能亲自去看吧。”

张新杰又看了他一眼,说:“节哀。”然后只给他留下一个远去的背影。

张佳乐闻言,颇为赞同地点点头。待看不到张新杰后,猛地反应过来。

完了完了,小宋呢!赶紧给他准备后事啊!

再说说韩文清这边。

他一个人到了人家门前,这还没推门呢,竟然开始紧张了,这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轻轻推开那扇紧闭的梨花木门,尽量不发出声音。

但是,怕是他看错了吧,为什么周泽楷会在这里?

而被虏过来的周泽楷,正安安稳稳地坐在桌子旁,对着屋内左侧雕花的屏风发呆。

许是听见了韩文清推门而进,看到他跨进门槛,急忙站起身,朝他恭恭敬敬地一揖。

韩文清这人,想当年打打杀杀,风餐露宿,风吹日晒的,粗惯了,突然面对这文绉绉的见面礼,有些不适应。






@扉间的白毛毛 !我我我还没有写完,这只是我码的一丢丢,连开头都不是开头,个人觉着这大概是个长篇,Emmmm,那要不你先看着?剩下的等我在学校写手稿,大纲已经有了√

评论(5)

热度(56)